晚上,我坐上妈妈的电瓶车准备回家。妈妈扭动电门,车就开了起来。一阵风吹了过来,像一把利剑把我的头发吹向两边,又像眼药水滴在眼睛里,凉得我忍不住把眼睛眯了起来。   这时,我看见路灯的光变成一条线,直直地向我射了过来,真是太有趣了。